绿园房产网

趣侃红楼94:言语唐突,薛宝钗大怒

简介: 趣侃红楼94:言语唐突,薛宝钗大怒,举止轻薄,金钏儿遭劫贾宝玉和林黛玉因为张道士提亲引发的“金玉”之闹,最终在贾母“不是冤家不聚头”的结论中落幕。

趣侃红楼94:言语唐突,薛宝钗大怒,举止轻薄,金钏儿遭劫贾宝玉和林黛玉因为张道士提亲引发的“金玉”之闹,最终在贾母“不是冤家不聚头”的结论中落幕。

两人本是一心,只因感情尚处于试探期不懂得处置,导致一心成了二意,反而摩擦不断。

吵闹过后拖了两天,到底还是贾宝玉主动去潇湘馆,像曾经无数次那样,对林黛玉低头认错。

(第三十回)林黛玉心里原是再不理宝玉的,这会子见宝玉说别叫人知道他们拌了嘴就生分了似的这一句话,又可见得比人原亲近,因又掌不住哭道:“你也不用哄我。

从今以后,我也不敢亲近二爷,二爷也全当我去了。

”宝玉笑道:“我跟了你去。

”林黛玉道:“我死了。

”宝玉道:“你死了,我做和尚!

”林黛玉一闻此言,登时将脸放下来,问道:“想是你要死了,胡说的是什么!

”小情侣就是这样,闹起来恨对方不体谅。

林黛玉能因为贾宝玉一句“别叫人知道咱们拌了嘴就生分了似的”就彻底原谅他,也能因为贾宝玉说:“你死了,我做和尚”而再度翻脸。

反反复复旁人觉得可笑,局中人却是必然的小美好。

贾宝玉对林黛玉说“你死了,我做和尚”,需要严重关切,皆因最终结局印证了这句话。

不过,林黛玉将贾宝玉对她的承诺,与贾家几个亲姐妹联系,是在提醒自己和贾宝玉,他们的表现太过亲密,要定格在兄妹之情,不能再进一步!

只可惜“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林黛玉的克制终究无效。

很快二人就将打破那层隔阂,彻底的心心相印起来。

她对宝黛二人的吵闹早都免疫了,反正是天天那点吵架赔罪的把戏,有什么担心的。

但贾母不放心还让她来看,也是贾母故意表现出宝黛二人在她心中的分量,压下一些流言蜚语。

王熙凤带了宝黛二人来到贾母跟前,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贾母看了自然开心,但在座的薛宝钗却觉得没意思起来。

可他又犯了没话找话的老毛病,凑上前去与宝钗说起了薛蟠的生日。

你说他因为打架无心去给表哥过生日也罢了,这会还要凑上去解释也是自找没意思。

薛宝钗也懒得理他那小孩心思,不咸不淡地搭着话,就差没直接说离我远点吧,一会儿又闹了。

从中就能看出,薛宝钗大了两岁,心智可比宝黛二人成熟许多。

贾宝玉的特点就是一在尴尬的时候,一定就会说错话,事实证明他没让人失望。

(第三十回)宝钗道:“我怕热,看了两出,热得很。

我少不得推身上不好,就来了。

”宝玉听说,自己由不得脸上没意思,只得又搭讪笑道:“怪不得他们拿姐姐比杨妃,原来也体丰怯热。

”宝钗听说,不由得大怒,待要怎样,又不好怎样。

回思了一回,脸红起来,便冷笑了两声,说道:“我倒象杨妃,只是没一个好哥哥好兄弟可以作得杨国忠的!

”二人正说着,可巧小丫头靛儿因不见了扇子,和宝钗笑道:“必是宝姑娘藏了我的。

我和你顽过,你再疑我。

和你素日嘻皮笑脸的那些姑娘们跟前,你该问他们去。

贾宝玉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拿薛宝钗比作杨贵妃。

不是杨贵妃说不得,而是当时的社会价值观里,杨贵妃是个祸国殃民、道德沦丧的女子。

再有,薛姨妈在贾家宣扬金玉良姻,薛宝钗本就成了贾家上下议论的焦点,如今竟然连容貌、体态都被议论,薛宝钗的自尊心如何受得了?

她一个大姑娘被如此消遣,虽然在母亲宣扬金玉良姻时已经有了心理建设,也不能接受贾宝玉和别人一起议论她还洋洋得意。

薛宝钗似乎那几天也不开心,并没有放过贾宝玉,她当即借贵妃贾元春讥讽贾宝玉是杨国忠。

杨贵妃、杨国忠还有杨家,分别对应了贾元春、贾珍和贾家。

后文贾家由于“虎兕相逢大梦归”,卷入针对皇帝的权力争斗,结果类似“马嵬驿之变”的杨家。

薛宝钗一怒,贾宝玉特别尴尬,也知道自己又错了。

靛儿“丢了”扇子,来找宝钗寻。

平时宝钗手松,也就将自己的给她了。

靛儿,就是“垫儿”,应该是贾宝玉房中小丫头,也不知道是自作聪明还是受人指使来替宝玉解围。

不想林黛玉又问宝钗家里唱什么戏,引出宝钗“负荆请罪”的说法。

王熙凤看热闹不嫌事大,看宝黛钗三人微妙的关系,还调侃三人谁吃了生姜“热辣辣”的。

一时凤姐和宝钗走了,林黛玉还不放过贾宝玉,质问他如今可知道厉害的了?

贾宝玉这一天先是去潇湘馆道歉,林黛玉也不理他,又在薛宝钗跟前说错话,丢了脸。

一时间他心中郁闷,不愿意在园子里…

王夫人也在里屋榻上歪着,由金钏儿替她捶着腿。

上回就是她拉住一步三蹭的贾宝玉,逗弄他吃嘴上的胭脂。

当时就觉得金钏儿固然是好,性格却不免轻浮,这样性格不免会吃亏。

金钏儿还有个妹妹叫玉钏儿,她们本姓白,是贾家几代的老家人。

不好说姐妹二人是否双胞胎,都在王夫人房中任大丫头。

姐妹二人每月有二两银子月钱,白家也算贾府内上等人家了。

(第三十回)宝玉轻轻地走到跟前,把他耳上带的坠子一摘,金钏儿睁开眼,见是宝玉。

他见金钏儿闭着眼睛给王夫人捶腿,也不管王夫人睡没睡,上去就极其轻浮地摘一下金钏儿的耳坠子。

别说金钏儿是王夫人的丫头,就是他的丫头,“不娶何撩”呢?

这一天下来,他先是对林黛玉说“你死了,我做和尚”,后又言语冒犯宝钗说“怪不得他们拿姐姐比杨妃,原来也体丰怯热”,如今又来金钏儿跟前轻薄,真是越来越不像话。

还有一件更重要的关乎贾宝玉的伏线,也在一点点的积蓄,只需要一个契机就会爆发开来。

欢迎关注作者、点赞、收藏,《趣侃红楼》系列文章每天一篇,将为您持续更新!


以上是文章"

趣侃红楼94:言语唐突,薛宝钗大怒

"的内容,欢迎阅读绿园房产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