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园房产网

城阳区委书记王波日前在接受《青岛日报》专访,在问及机场转场后的影响

简介: 城阳区委书记王波日前在接受《青岛日报》专访,在问及机场转场后的影响时直言不讳:“这对城阳来说是挑战,更是机遇。

随着流亭机场转场胶东国际机场进入“倒计时”,流亭机场片区的未来走向备受关注。

机场为城阳经济发展插上了腾飞的翅膀,可以说,没有机场,就没有城阳区、乃至青岛的今天。

但同时,机场的存在也对周边发展产生了抑制作用。

受流亭机场净空的影响和制约,建筑高度长期受到限制,周边的交通与用地无法有效整合,导致拖慢了机场周边区域,甚至整个城阳南部城区的建设发展进程。

流亭机场转场胶东国际机场后,将直接释放5.2平方公里的机场用地,机场用地和周边的园区用地成为片区未来重要的存量用地资源。

根据招标公告,流亭机场片区规划面积38.75平方公里,面积比整个市南区还大出6.5平方公里,是未来承担青岛市都市区空间结构调整的战略性节点地区,城阳国土空间分区规划将其初步确定为青岛市的新中心。

青岛要成为一个高能量级的湾区大都市,位于胶州湾湾底的城阳必须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位于青岛主城区咽喉之地的流亭机场片区需要被。

城阳要融入胶州湾东岸城区,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青岛主城,必须打通流亭机场片区这一“断裂带”。

它改变了我们对时空的感知,让地球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村”。

阿联酋迪拜机场,首次将机场、海港及免税环境结合,占地25平方公里的物流城,为空港经济圈带来90万的人口进驻。

一个大型枢纽机场的功能可以辐射到与航空相关的旅游业、服务业、金融业、物流业、房地产业等领域,从而形成一个非常大的产业链。

根据国际航空运营经验,一个航空项目发展10年后,给当地带来的效益产出比为1:80,技术转移比为1:16,就业带动比为1:12。

这正是流亭机场之于流亭机场片区,以及城阳区,乃至整个青岛市的价值所在。

始建于1944年的流亭机场,在70多年间,始终发挥着强劲的、无法替代的经济引擎作用,其价值难以用数字来衡量。

02“分手”有不舍,但未来值得期待事物的发展总是呈现螺旋式上升。

大到一个国家、一个城市的发展规划,小到个人的成长规划,必须要有一定的前瞻性,但必须要遵循边际效益原则,过于超前就会过犹不及。

比方说,30年前青岛提出东扩就是有前瞻性的适度超前,但如果在那时就提出发展胶州湾北部城区,那就是“好高骛远”。

70多年前,在流亭建设机场,符合当时的青岛实际。

而今天,在胶州建设更高水平、更高能级、更强辐射力的胶东国际机场,同样符合青岛的城市定位和未来发展方向。

机场转场后,流亭片区和和整个城阳区将会失去什么,一目了然,是人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以及整合配置这些资源的载体。

可以预见,流亭机场的关停,给周边区域带来的影响将是立竿见影的。

纵观国内外,机场搬迁的案例很多,进入后机场时代的城市,普遍是实现了成功转型。

启德机场本位于香港市区内,曾是全球最繁忙的国际机场之一,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城市发展受限等因素被迫搬迁。

搬迁后规划建造启德邮轮码头和启德跑道公园,带动周边区域,该区域已发展成为可容纳24-34万人的新社区,被称为“城中之城”、“东南九龙”。

挪威奥斯陆机场关停后,带动周边商业和居住功能的开发,以此建造功能设施完善的公园和具有奥斯陆城市中心特色的新社区。

广州旧白云机场是国内三大航空枢纽机场之一,随着广州市区的不断扩大,逐渐被城市包围,机场原本的运行能力已无法满足要求,虽经历数次扩建,但由于位于市区,空间受限,仍然远远无法满足要求。

机场搬迁后,规划建设白云新城,目前,已建成都会服务、临空产业、生态文化3个功能区为一体的新型综合功能区,成为广州城市的副中心。

这些年,流亭机场与城市发展的日益突出。

流亭机场已走过近80载的风华岁月,虽然见证和助推了城市的蜕变,但因为发展条件制约,早已不能满足现代机场所需,即便是前后经历了四次较大的扩建。

随着城市的扩展,机场逐步被城市各功能区所包围,既影响自身运营效率,也严重阻碍了城市建设的有效推进。

受流亭机场净空的影响和制约,城阳的城区建筑高度长期受到限制,周边的交通与用地无法有效整合,导致拖慢了机场周边区域,甚至整个城阳南部城区的建设发展进程。

尤其是处在城阳区流亭街道的流亭国际机场则位于北岸城区的核心位置,因附近航空管制要求该片区长期处于被城市建设包围的状态,在航空发展与城市建设面前已重重。

城阳区委书记王波日前在接受《青岛日报》专访,在问及机场转场后的影响时直言不讳:“这对城阳来说是挑战,更是机遇。

挑战在于,随着机场相关企业搬迁,城阳的航空产业链将受到一定影响,我们已采取相关措施减弱这方面影响;机遇在于,在主城区范围内释放出33平方公里宝贵空间,城阳迎来了新的发展契机。

”03后机场时代怎么走,需要好好思考该来的迟早会来,与其坐等,不如早做打算。

流亭机场片区这个面积超过市南区的区域,也随之成为青岛主城区的一部分,这也为该片区确立了全新起点。

展开地图可以很清晰地看到,流亭机场片区地处李沧区与城阳区交汇处,可以说是青岛主城区南北交通的咽喉之地。

可面积巨大的机场将城市“割裂”,使得城阳区与青岛其他主城区难以高效连接。

于青岛而言,青岛要成为一个高能量级的湾区大都市,位于胶州湾湾底的城阳作为大青岛的地理中心、交通枢纽,必然在青岛未来发展中要扮演更重要角色,只有把城阳这一子,才能带动主城区全面升级、大青岛全域,将青岛的“湾区梦想”推进至胶州,与西海岸相连,形成湾区大都市空间布局。

于城阳而言,要融入胶州湾东岸城区,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青岛主城,必须缝合流亭机场片区这一“断裂带”。

与其他主城区相比,这个片区最大的优势就是机场搬迁后腾出来的大量稀缺土地资源。

稍早前发布的《青岛市城阳区流亭机场片区控制性详细规划项目需求公示》显示,流亭机场转场胶东国际机场后,将直接释放5.2平方公里的机场用地,这和周边19.8平方公里的园区用地共同构成了片区未来发展的存量用地资源。

此次发布的招标公告明确,青岛市城阳区流亭机场片区控制性详细规划项目规划范围为白沙河、墨水河、青银高速围合区域,南至城阳与李沧边界,西至墨水河—环湾路,北至墨水河,东至青银高速—重庆路,规划面积38.75平方公里。

目前,东岸其他主城区开发强度处于高位,已近饱和,流亭机场片区大量的土地储备将为其未来承担青岛市都市区空间结构调整的战略性节点地区支撑。

毕竟,随着机场的关停,数十年来建立在机场基础之上的临空经济将遭受巨大影响。

目前区内分布了大量相关物流配套、产业园区等功能项目,随着机场的关闭,这些项目在航运领域的业务必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城阳区委书记王波此前表示,将认真谋划开展好流亭机场片区的开发建设工作,将其作为迈入主城区的一项重要抓手和举措,在这片区域内打造“未来城市试验场”,建设一个集产业、商务、消费、金融、交通、教育、医疗、文化、运动、景观为一体的高端现代、活力时尚的“未来之城”。


以上是文章"

城阳区委书记王波日前在接受《青岛日报》专访,在问及机场转场后的影响

"的内容,欢迎阅读绿园房产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