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园房产网

从这个角度来看,链融资也好

简介: 从这个角度来看,链融资也好,保理融资也好,实际上都是打掉企业这种不合理贷款需求的有效办法,这些融资办法的推出最终是为了让企业的融资跟自身规模经营能匹配起来,但是没有企业内心是会接受这个安排的,大量的企业都是想尽一切办法

来源:链金融SCF_770链金融面临的两大风险因素链金融在较完善的链网络中可通过紧密的合作关系解决各环节资金问题,较大的缩短现金流量周期并降低企业运营成本,但如同一把“双刃剑”,在增加链企业运营效率的同时也对其经营产生一定的风险因素。

我们从两方面对链金融风险进行阐述:一方面,链企业金融类服务时(如保理、贷款等),将面临不同的外生风险性,或对经营产生影响。

另一方面,链金融业务嵌入至企业经营业务(应收账款融资、库存融资以及预付款项融资模式)中或导致经营及财务状况存在一定的内生风险。

1、宏观经济周期链金融在一定的经济环境中运行,金融活动涉及不同产业、融资平台以及流动务商,相较于单环节运行的传统贸易业务,涉及范围较广,一旦经济状况出现波动,将导致链金融模式中的环节主体面临较大的风险,从而导致整体链资金风险加剧。

尤其在经济出现下行或衰退时,市场需求疲软,链中企业面临生存经营困难、甚至破产等问题,最终造成金融活动丧失良好的信用担保。

2、政策监管环境传统金融活动主要由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主导,随着市场的快速发展以及企业的迫切扩张,为满足市场业务发展需求,金融工具得到不断创新,同时在政策监管的允许下,非金融类企业在取得相应资质后可经营金融类业务,并收到相关法律及监管条例约束,例如链贸易企业可从事保理、贷款及融资租赁业务。

一旦政策监管环境发生变化,或对链贸易企业的金融业务的监管力度提高或约束范围扩大,将对链金融活动产生不利影响。

3、金融环境链金融业务主要盈利来源于息差收入,当链企业获取的融资成本远小于其从事链金融业务所获得的利息收入时,链金融业务利润空间较大。

一旦市场流动性偏紧,金融环境恶化导致资金成本上涨,链金融业务融资费用增加,尤其在市场利率出现较大波动的情况下,链金融业务利润收缩,甚至造成链各环节企业资金紧张,融资款项无法收回。

二、链金融内生风险链企业在经营过程中结合具体业务模式,在采购、库存以及销售阶段不同的融资模式,将资金风险转移到自身,并获取毛利率高的资金收益,我们具体从经营以及财务两方面来进行分析。

较为完善的链整合度较高,资金流转在链业务中形成闭环,链企业可通过对各环节的管理来控制链金融风险,同时要求链采购、生产、销售、仓储及配送等各环节在涉及的贸易业务领域上具有较高的关联度,可对同一领域业务形成紧密、配合顺畅的合作关系,而一旦链企业关联度低,融资环节出现缺口造成风险不可控,或将对链金融业务参与企业经营造成损失。

链上下游企业的信用状况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其偿债意愿以及偿债能力,良好的资信状况为链金融业务正常运转的前提,中小企业通常资信状况相对于大型企业较差,加之我国征信尚不健全导致违约成本不高,易出现债务偿还延缓或回收困难,链金融风险加大。

在虚假的链贸易融资背景中,通过虚假的业务单据和货物凭证来取得融资借款,而资金则被转移至其他投机或投资业务,导致链企业所的金融业务产生巨大资金损失。

从链管理角度,链各环节的有效整合管理是链金融业务正常运转的基本前提,链企业通过其专业的管理能力促使各环节主体的紧密配合以及协调统一,同时也对链企业专业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旦链企业运营过程中出现管理机制问题或将引起链风险失控,将对链经营造成一定冲击;从链上企业运营角度,链上下游各环节企业自身运营状况决定了链业务的正常运作,一旦某个企业经营恶化,造成商流、物流及信息流的不连贯性,触发资金流的断裂,链金融业务链随之崩塌。

链企业通过赊销和垫付的模式为链条上中小企业融资服务,导致企业出现较大规模的预付款项和应收账款,资金的提前支出与延迟回收降低企业资金效率并易造成企业阶段性的经营资金压力,当大规模的预付和应收类款项出现问题或将出现流动性问题时,不利于企业业务拓展。

链企业在金融服务的同时,自身对外部资金需求较大,通过债务融资的滚动维持金融业务的发展。

具体过程中,企业依托自身良好的资信情况以及整体链为潜在的担保基础,向银行等机构获取借款,再通链贸易业务或金融业务将资金放贷至其他中小企业来获得资金套利,因此,链企业债务负担较重,随着业务规模的不断扩大,杠杆水平持续增高,或对后续的再融资业务形成限制,高杠杆、重债务的经营模式将加剧链金融风险的暴露。

经营性现金流对企业债务覆盖能力较差,企业经营及债务偿还资金依赖于外部融资,造成较大的筹资压力,一旦出现外部融资渠道受阻,链企业将面临资金断裂风险。

综上,链金融以资金运作为经营方式,通过套利获取收益,本身为一种投机行为,在经济市场及金融环境波动的形势下,可持续发展性不强,其面临的风险因素较多。

作者:江南愤青我国在金融领域的一个典型特征其实是资金的流动性严重过剩,而经济层面则属于产能严重过剩,保理本质其实是基础于商业贸易基础上的信用管理工具,在这两个典型的宏观性背景下,保理的发展受到诸多的现实实践性的制约,使得保理业务在我国一直处于尴尬境地,原先被寄予厚望的解决小企业融资难的重任也并没有得到很大的解决,虽然今年的银行系的保理业务突飞猛进,但是个人感觉这个更多还是银行放贷冲动下不断寻找放贷理由的结果,这个可以从我国商业保理公司的现实规模仅在百亿左右看出这个端倪,个人也比较相信银监会关于保理业务规范的一系列文件的下发,将会把保理的规模又重新压回到尴尬的境地中去。

那么为什么这个在国外贸易融资的主流融资模式,在中国会如此尴尬呢?保理业务的实践中的问题具体是那些呢?我尝试着理解,主要是以下几个原因吧。

第一个是金融的所谓的严重流动性过剩,表现为我国的资金供给严重供大于求,至少是结构性的供大于求的阶段,过去几年经济的高速增长,大量的外汇流入最终都是形成了我国现实的货币投放规模逐年上升,而又由于受到极为严格的外汇管制,资金无法出去,都只能沉淀在国内的,最终在这个封闭的市场里东奔西逃,不断寻找突围的方式,不断的推高了资产的泡沫化同时,也形成了一个和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是使得大量的金融机构在发放贷款上其实更倾向于投放给大中型企业,因为这些企业,第一体量大,能容纳更多的资金,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的确在现实中大企业跟小企业比,相对更容易评估风险,小企业的风险评估难度更大,而且所花的时间更多,不确定性更强,反映成投入产出的严重不成占比,最终两个和在一起都使得银行一窝蜂的挤入到大中型企业中去。

使得银行在面对这些企业的时候,银行基本上丧失了议价能力的,对于企业而言都倒逼着银行不得不发放极为便捷的流动资金贷款,我在《浙江经济怎么了》这篇文章里提到过,什么金融创新,其实都比不过流贷的,这个绝对是中国金融高度发达的畸形表现,所谓的链融资、保理融资等更贴近实体企业现实资金匹配情况的融资方式,跟流贷一比较,压根就无法推出,因为即使推出了,企业也不会选择使用。

而你毫无办法,而流贷带来最大的问题其实是客户的实际贷款需求是无法测算的,而且即使测算出来了,也无法约束企业的事后行为,很多企业都道不同的银行获取相同额度的流动资金贷款,最终表现为企业往往获得跟自身实际经营十分不匹配的贷款金额。

从这个角度来看,链融资也好,保理融资也好,实际上都是打掉企业这种不合理贷款需求的有效办法,这些融资办法的推出最终是为了让企业的融资跟自身规模经营能匹配起来,但是没有企业内心是会接受这个安排的,大量的企业都是想尽一切办法套取银行信用,然后可以获得更多的资金,可以支持他们不断的扩张,投入到更多的行业,哪怕只是套取信用放贷也好,所以所有的链融资也好,保理融资也好,都成为了银行一厢情愿的自作多情罢了,良好的愿望总归只是愿望,实际的情况就是,只要金融产能过剩的情况不打破,哪怕银行即使给了客户所谓的链融资等方式,也都是最终会帮着企业进行人为的,想尽一切办法去套取资金的,没办法,现实就是如此,因为你不这么做,客户就找别的银行去做,在一个充分博弈的市场里,银行大多采用不断提高风险容忍度办法来进行客户营销的,所谓金融创新,很多时候都是为了发放贷款的同时规避则责任而寻找的理由和文件依据罢了,我一直说,风控技术只是辅助性措施,无法决定最终的风险质量,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风控跟业务永远是博弈体,好的风控往往意味着你没有客户,在业务冲动的驱动下,使得所有的文件规章制度都形同虚设。

我们回头来看,今年的保理业务规模大面积上行,很大一个程度是因为打着保理的旗号,能规避监管,而更容易变相发放贷款罢了,一方面是因为保理是个相对较新的领域,没有统一的监管标准,各个银行自主权限较大,例如关于合格的应收账款的规定,本身就是欠缺定义的,很多时候,应收账款不是你发了货,人家欠你钱就一定是合格的应收账款,合格的应收账款的定义是需要你们双方发生多年的业务往来,建立了稳定的交易规模,而且交易记录都必须平稳,不能有大起大落,这里面其实本身就暗含了交易双方存在一定的互信作为基础的,但是现在的很多银行所操作的保理,都是人为的嵌入一个交易对手,为了贷款人为的创造一笔应收账款出来,然后就给贷款了,离所谓的合格应收账款相去甚远。

第二个层面的问题来自于实体经济的运营层面,由于产能的严重过剩,使得我们会发现商在实践中是极为弱势的,是明显处于不平等的地位,这个地位的改变,是无法通过所谓的法律等条件进行改变的,这也就使得保理的开展的可能性极低,所谓保理,基本在中国被等同为放贷工具,事实上保理更多其实是信用管理的工具,但是由于不平等的地位存在,所谓信用管理基本上形同虚设,因为你的弱势地位,也决定了你压根没有什么信用好管理的。

我国的商为了把货物销售出去,所接收的条件是极为苛刻和不平等的,举例,目前的制造业大型采购商基本上都是采购零库存模式,把大量的库存都转嫁到了商的头上,也就是说,哪怕商的货物入了采购商的仓库,都还不算销售实现,必须是采购商,根据每个月的实际使用情况,然后再开结算单,确认使用数量之后,才能称之为销售实现,出现的情况就是往往一堆货物交付之后,要好几个月之后,才能被使用完毕,这期间的库存都是计算在商头上的,所有的的代价则是有商来承担的,采购商就是通过这种方式现实的无形中占用了极大的资金占用,变相的获得了信用扩张,而从保理的角度来看,因为采购方必须使用完毕货物之后,才能称之为是合格的应收账款,在使用货物之前,压根无法进行应收账款买入的行为,这段时间的保理就无法操作。

那么在货物使用完毕之后呢?保理就可以操作了么?目前的大量采购商的付款要求,虽然规定了开票后六十天付款,但是现实的情况是往往在到期之后,还会在继续拖欠商的款项,而且往往拖欠时间都是根据企业经营状况来决定的,还有的则或者干脆支付给商银行承兑汇票,在没有保理介入的情况下,双方的划款行为是非刚性的,甚至是可以自我双方协商决定的,而一旦介入了保理之后,这种非刚性的行为,就演变成了刚性的银行借款的行为,无论是明保理还是暗保理,都在无法到期回收资金的时候,演变成了银行介入的情况,最终让采购商的付款行为就变成刚性行为,最终出现的情况就是,大量强势采购商,不愿意在跟商合作的情况发生。

如果给的是承兑汇票,则更要跟采购商协商要安排指定人员前往领取才行,否则一旦商拿到了承兑汇票,直接贴现之后,你一点办法也没有,而且即使银行拿到了承兑汇票,如果商不配合的情况下,你还一点用都没有。

但是这里衍生出来的问题是什么呢?如果一味的给采购商扩张信用,回到最后其实不但达不到保理融资本身降低风险的目的,反倒还加剧了风险的集中,因为有杠杆的加入,理论上给了商更多的资金,更快的生产效率,但是回到最后,对于商而言,风险是不断的累积的 ,因为前提是采购商能及时支付货款,如果采购商出现问题,那么对于商而言是做得越多,风险越大,绝对未必是好事情。

这里很多人会问,难道只有弱势的商么,就不能操作强势的商么?这个问题咋么回答呢?就说一句话吧,强势的商,一般不轻易给人做赊销,其实做了,人家的信用管理做的一点也不比银行差,而且现金流也会很充沛,对于银行而言,一般这类企业都会采取直接发放流贷的方式,基本用不到保理这样又麻烦,又复杂,也不方便的融资模式。

最后再扯点虚的,保理业务的本质前面说了,其实是基于商业活动的信用管理工具,他反映的是商业信用的信贷化过程,这个过程归根到底还是立足于商业信用的,离开了商业信用,发展保理业务基本是不现实的,这里就是一个极为宏大的命题了,涉及到是整个社会的信用建设的问题,必须以道德为支撑,产权为基础,法律为基本保障,才能规范企业和个人的信用行为,促使企业和个人重视自己的信誉,实现信用产生价值,违约得到惩罚的现实环境,如果无法多种措施并行,就必然是是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过程,在现实的保理过程中,我们经常会碰到大量采购商拒绝承认应收账款的现实存在,通过一系列的方式来逃避正常商业信用的情况发生,更重要的是在现行法律环境下,即使证据完备的情况下,涉及到环节的一系列流程走下来,基本上都需要极长的时间,一方面是基层法院人力不足,另外一方面也是专业性不够,都使得从道德、产权、法律各个环节都出现无法配套跟上的情况,保理就成为了极为吃力不讨好的业务类型了,所以回到这个逻辑下,一个商业信用不发达,法制建设不健全的社会,是不具备发展保理业务的现实可能性的,从这个角度来看我理问题的话,其实很多专家所说的我理人才缺乏,保理机构专业度不够等等问题都是表面化的问题而已。


以上是文章"

从这个角度来看,链融资也好

"的内容,欢迎阅读绿园房产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