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园房产网

在行为上,就体现为偏好冒险

简介: 在行为上,就体现为偏好冒险,轻视“金融投资三性平衡”中风险性的考量。

#唐潮论点##金融监管# #市场经济#菜根心谭,从人性诠释金融和财富的本文为 上爱若水水哥翻箱倒柜找出来的大作,原文题目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思考”,此处略有修改。

没有哪个国家会完全容忍金融自由化“金融自由化”理论看似美好,但其假设前提并不存在,尽管这是西方市场经济的理论基础:市场总能合理配置资源以促进经济发展。

事实胜于雄辩,西方发达国家的多次经济危机及现实困境,已反复证明了一点:市场许多时候是失灵的,并不总能合理配置资源。

资本追求的只有一样:投资期内的投资回报,也就是利润率。

从本质上说,资本并不关心投资过程是否涉及劳动的付出,是否有社会财富的实际增加。

通过炒作一个标的的高回报,利用在短时间内吸引大量跟进的资金,推高和维持其高价格。

万变不离其宗,都是利用人们对高回报的贪婪跟进心理。

对监管者来说,困难的是投机与投资活动并没有根本性区别,而市场条件下的投资活动是不可能避免的。

获利机会最多、最强势的资本者,无过于银行这样的金融行业。

市场条件下,资本一方通常具有最强势的话语权。

无论矿产土地,还是债权专利等等,统统抵不上“现金为王”的资本。

资本由于其强势地位,在市场的利润分配中,拥有最优的份额。

同时,对其来说,游戏可以简化为无中生有的“钱生钱”这么简单。

而银行这样的金融行业,由于拥有巨额的资本,也就拥有了太多参与投资与获取回报的机会,所以更是众多市场参与者梦寐以求的地位。

巨大的回报,简单的付出,无数的投资机会,这三者,使得所有的市场参与方都力图成为资本的者,乃至成为银行这样的资金方,或者债券保险这样的金融市场主体,也就是转向拥有巨额资本的虚拟经济。

这是资本“脱实向虚”趋势的深层原因,是资本摆脱不掉的。

美国金融市场上几百万亿美元的金融衍生品,实质上是金融寡头为了不断维持“圈钱”游戏,而精心设计的一个又一个局,这对实体经济的发展并无助益。

五百年的资本主义发展史,就是一部冒险史。

抛开其给人类带来的物质财富和动荡战争不论,为什么资本总是趋向冒险呢?

这导致了,资本的逐利心,比实体经济更为急切,也更为纯粹。

甚至于一个普通劳动者,都可能面对相当于几辈子劳动所得的投资回报的机会。

市场参与者中,面对巨大而又方式简单的利益回报,能不起贪心的毕竟是少之又少的个别。

由于没有必要的金融心理学知识,甚至市场操作行为规则都不了解,贪心一念起处,“金融投资三性平衡”中,风险性的考量就抛诸脑后,冒险的选择偏好也就很自然了。

在大众的心里,金融等于巨额财富2、市场条件下,资本,特别是大量资本的拥有者,往往都是贪婪的。

在行为上,就体现为偏好冒险,轻视“金融投资三性平衡”中风险性的考量。

3、市场条件下,资本及大资本拥有者,总是趋向高回报额,回报周期短的项目。

某甲在一次投资项目中,以100万赚取了50万的利润。

那么,在下次投资中,在相同本金的条件下,他有两个选择,一个风险小较稳当,但只能赚取10万;一个风险巨大,但能赚取80万。

由于上一次成功的投资经历,他极有可能选择的是后者。

我国金融市场发育时间不长,能在这不长的时间内聚集相当资本的人,必然有过几次,甚至多次“搏一把”的经历。

总的来说,其曾经成功的投资体验,必然带来其投资偏好高收益、高风险的项目。

也就是说其资本之心,必然是趋向冒险的。

西方的一些金融市场操作理论,不是没有注意到这些问题,但多是从市场操作行为纪律方面加以约束,这应该说是远远不够的。

而西方一些传承几百年的银行家族,除了公开的稳健性操作偏好外,应该自有一套金融哲学,也就是金融心理学,不足也不想为外人道。

1、我国市场经济的主要金融资源,应该掌控在国家手中。

应该看到,我国的市场经济能在短时间内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功,除了稳定的大局和成功连续的政策等因素外,还有民众的刻苦耐劳和高储蓄率。

我国在不对外掠夺的情况下,短时间内就能聚集如此巨大的资本,从而向我国的现代化建设,向一带一路资金支持,没有民众的高储蓄率,是不可想象的。

既然社会资本已经发展到如此规模,在某些时点上已经聚集到相当程度,资本的一些固有特性,比如“脱实向虚”的趋势,必然越来越突显出来,也必然需要国家和监管者加以强力调节。

而这个目标,没有国家对主要金融资源的掌控,是不可能实现的。

在中国智造进入冲刺阶段的重要关头,不会让无节制的资本中断中华民族崛起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

审慎稳健的政策和行为,正符合这要求。

三是既然我国市场的资本已经累积到相当规模,资本趋向高回报的冒险偏好已然存在,审慎稳健的金融政策也应是题中之义。

但对于稳健的德国人来说,近几年德意志银行的巨额亏损却始终是挥之不去的包袱。

其间固然有美国打击与捣乱的因素,但德意志银行自身几十万亿美元的金融衍生品持仓量,恐怕才是危机的主要原因。

历史上的屡次危机造成了德国人总体稳健的投资偏好,但在经济总体向好的情况下尚有如此之痛,值得记取。

对此,我们有几点具体的想法:1、金融竞争与国家掌控主要金融资源,引导金融服务实体的和平衡。

在这次支付宝、微信支付发起的支付变革中,国有银行丢盔弃甲,几无还手之力。

应该看到,对于国有银行来说,对手不但有当下的国内的“群狼”,将来应该还有国际市场上的“巨鳄”。

在激烈竞争中经历狂风暴雨的无情考验,也许事物就是在这种痛苦的自我否定和挣扎蜕变中得以浴火重生。

但如果打开准入的门,引入更多的竞争者,不论其来自国内还是国外,不但在现实中与国家掌控主要金融资源和引导金融服务实体的目标存在,而且过多的市场参与者也会导致恶性竞争。

如果同意以上论述,这应该是必须直面和平衡的一对。

金融创新应该为是了更好的创造社会实际财富,更好的服务实体经济,不能为了所谓的创新而创新。

比如,在现时的条件下,如果放开人民币资本项下的自由兑换,对于我国的实体经济建设来说,长期来看,将产生哪些总体上利大于弊的影响。

反之,搬出如山的理论书籍,用难以理解的“高深”文字语言表述,或因人设事,这样的理论和行为就应该打上问号。

但在实际操作中,一方面,在大多数金融领域,存在的问题不是创新不足,而是监管不力,监管不足。

比如在传统的投融资领域,竞争是相当激烈的。

资本方由于存在着强烈的冒险冲动和投机欲望,同时也为了在竞争中获取优势地位,总是力图突破和回避监管,花样层出不穷,所以存在的问题总是监管不力。

而在另一些随着时代的发展,科技的进步而出现的新经济领域、新业态,由于不能及时地跟进,存在的问题往往又是监管盲区。

另一方面,我国经济社会还有一些金融毛细血管难以到达的领域,比如农村,资本在那里利润率太薄;比如在高科技尤其是基础科学的创投领域,因项目失败而损失掉的资金成本很高。

这些领域利润回报率并不高,而且投资回报期一般较长,往往都是具有金融创新操作空间的地方。

这就是金融创新与审慎稳健的金融政策两者之间,必须直面和平衡的又一对。

值得一提的是,打着服务农村的旗号,实际资金挪做他用的所谓金融创新,当下并不鲜见。

很多人的感觉是,美国的金融制度有空子可钻,但没空子的地方你必须老老实实。

监管上的执法不严,这也许就是我国现阶段与金融的世界第一强国之间的差距吧。

审慎稳健的监管,执法必严4、居民的金融意识。

众多要素中,居民的现代金融意识薄弱,应该是一个重要原因。

在深入了解并掌握金融的基本规律后,他们就会知道,金融本身其实并不复杂,复杂的是人为制造的许多外在包装;金融也并不复杂,复杂的是人心的贪婪与浮躁。

西方有的国家把理财课开到中学,从正面对其进行金融教育,这是可以借鉴的,也是具有积极意义的。

但是,我们的金融学不能全盘照搬西方的教条,而应该开辟一条符合中国国情的发展之道,特别是金融行为的心理学研究,就是大有可为的地方。

真心希望,我国的居民不必通过金融危机的残酷洗礼,就能认识到,金融服务于“在市场中合理配置资源”,服务于“为实体经济的发展资本和动力”,并为投资者合理回报的本来面目。

以上,希望得到方家的指正。

唐潮钱进工作室,金融从业者的聊天室。

欢迎关注 唐潮钱进号,一起悦读复杂多变却并非无解的人生。


以上是文章"

在行为上,就体现为偏好冒险

"的内容,欢迎阅读绿园房产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