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园房产网

”他将自己的儿子送上了“战场”,没有丝毫犹豫。

简介: ”他将自己的儿子送上了“战场”,没有丝毫犹豫。

虽然早已经有心理准备,这个2020年不会顺遂度过,但是最近接踵而至的新闻还是让人无法平静——7月11日,央视新闻:今天,江西饶河鄱阳站水位突破1998年历史极值,比预测提前16小时!

7月11日,央视新闻:截至今早6点,湖北阳新富河水位达到23.70米,超过1998年23.69米的历史最高洪水位。

种种消息透露着一个信息:此次洪水来者不善,抗洪刻不容缓,需要每个人打起十二万分精神。

在这些新闻中,一个年份被反复提起:1998年。

相信年纪不算太小的朋友们应该都不会忘记1998年那次特大洪水,那是20世纪少有的全流域洪水,当年全国共有29个省(区、市)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洪涝灾害。

今年的情况,像又不像。

有关新闻指出:这次水位上涨的速度,远超预期。

2020年,我们面对突然而至的天灾依旧要全力以赴才有可能对抗。

在物质条件比不上今天,交通物资更加匮乏的1998年,中国人是如何扛住那次写入20世纪历史的特大洪水的,如何让伤亡降至最低?

翻阅当年的影响资料,我发现对抗历史中那滔天洪流的方法只有一个字:「人」。

011998年夏天,抗洪的队伍中,有个年轻的军人名叫李向群。

1996年底,18岁的他才应征入伍。

在成为一名军人之前,李向群是家里的宝贝儿子。

在90年代初,家里已经是少有的百万富翁。

1998年特大洪水暴发,前线最需要的,是人。

他加入了抗洪抢险突击队,每次堵管涌他总是第一个抱着沙包往下跳。

那是他们在一线抗洪的第十天,那夜又是大雨,李向群和战友们没来得及休息又冲上了大堤。

洪峰不给人喘息的机会,在大雨中连续工作10天又6个小时后,他病倒了。

8月20日晚,李向群高烧到40摄氏度,第二天一早,37度的高温天气,他又出现在大坝上扛沙包。

8月21日10时30分,李向群又扛起一袋沙包快速冲上大堤,但就在距离大堤顶部不到一米的地方,李向群倒了下,再也没有站起来。

李向群的父母匆匆赶来,只看到年仅20岁的儿子永远沉睡的遗体。

李向群的父亲,将国家发放的2万元抚恤金直接捐给了灾区,把儿子的骨灰撒在了他战斗和倒下的地方。

接着,李向群的父亲向国家求了一件事。

“请让我,继续替儿子完成他的工作。

”这位深明大义的父亲,不要钱,不求名,他穿上儿子生前的军装,在大坝上扛起了沙袋。

1998年夏天,洪峰中不曾坍塌的堤坝,是由这样一个个儿子和父亲扛出来的。

02那一年,是他们的血肉之躯组成了中国对抗洪峰的堤坝。

”那年这一声“跳”响彻在九江的大坝上。

1998年8月7日九江城区长江大堤发现一个泡泉,这意味着:堤坝有漏洞,甚至有坍塌的可能。

可是浑浊湍急的洪水中,这个漏洞在哪?

河堤的决堤往往就在一瞬间,到时河堤土崩瓦解,一切无可挽回。

”几十个几百个年轻人,眼都不眨,扛起沙袋就跳入湍急的水流中。

03其实,除了被历史记录的大,1998年夏天的那场洪水里,还有属于每个人的险象环生。

两个刚刚当上兵的小战士,跟随进行抗洪抢险工作,他们的任务是:救人。

那天,他们看到洪水中,一名妇女和孩子已经快支撑不住了。

撤离的路上,有人看到一车一车的军人逆向而行,赶往决堤处。

车上风尘仆仆,还未擦干脸上泥土的小官兵说:我是当兵的嘛!

那年,看到一个个跳入水中的官兵,看到被洪流带走的年轻生命,老百姓在岸上哭着喊:“求求你们别去跳了,我们不要这些房子了,别去了,你们才多大啊…

”04那年,负责抗洪抢险指挥的董万瑞,在抗洪一线见到了自己的儿子。

”见到儿子对答如流,才点了点头。

告别时,他抬起右臂对儿子说,看看你的手,还没我晒得黑。

我这已经爆开第三层皮了,你至少得晒成这样才合格。

”他将自己的儿子送上了“战场”,没有丝毫犹豫。

唯一一次流泪,是抗洪胜利了,他在车站送别战士们,望着那些疲惫,带着泥土的年轻笑脸,他流泪了。

他带来的兵,有些人要离开,有些人却永远留在了这里。

05那年,一名6岁的小女孩在洪水中被困一天一夜,她双手紧紧抓住一棵树的树干,无论多疼,都不放手。

终于,她等来了救援。

20年后,她成为了一名人察。

这不仅仅是个奇迹,更是面对天灾,这个小小的生命拼命写下的“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故事。

那年,一名军人和他的战友义无反顾跳入水中阻挡洪水。

他是幸运的,后面有颗歪脖子树挡住了他,让他活了下来。

抗洪结束后给他了个二等功,但是他没有要。

他退伍回家,成了一个普通人,每年那天,给战友烧些纸钱。

壮烈归于平淡,当年的英雄也都成为了寻常人,1998年,也成为了历史的一页。

06历史会被描绘地极其庞大壮烈,但认真阅读你会发现,组成那个悲壮着胜利的1998年的,是这些平凡伟大的“人”。

因为即使人们常常说人心不古,但我们看到的是那些不变的。

1998年守了三天堤坝的人,武汉疫情时,作为网约车司机奔波在武汉街道上。

以下图片来源于中新视频游到学校查看情况的抢救受困民众的消防员暴雨中清除路障的外卖小哥合力救人的围观群众用脚背给考生当垫脚石的冒雨弯腰清除淤堵下水道的如果说真的有什么不同,我想是20多年的时间,我们大力兴建水利工程已经初见成效,各种危害已经在可控范围内降至最低。

得益于向家坝 、三峡、葛洲坝电站和各个支流的水利建设,长江及其主要支流已经具有很强的蓄洪调峰的功能。

知乎一位答主这样对比:如今水位已经到达了自1998年的最高水位,(三层楼的高度)并且有望赶超,但现在我们没有看到悲壮的血肉长城。

但这个不平静的2020,和那个难忘的1998让我永远记得:人定胜天。


以上是文章"

”他将自己的儿子送上了“战场”,没有丝毫犹豫。

"的内容,欢迎阅读绿园房产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