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园房产网

夏德勤和儿子比身高坦白说,这些年能够在抗洪、抗疫中都献出自己的一份

简介: 夏德勤和儿子比身高坦白说,这些年能够在抗洪、抗疫中都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我觉得是责任也是幸运。

7月13日下午,有市民拍到阴天的武汉终于拨云见日,迎来了美丽夕阳。

武汉市防汛办提醒,退水的时候堤防安全风险进一步加大,不可麻痹大意、不能掉以轻心。

防洪一线,仍有数千人24小时巡堤,保卫着大武汉的堤防安全。

作为土生土长的武汉人,夏德勤与武汉有着数次“过命”的交情。

“我对武汉有感情,它是我的家”。

以下为夏德勤的口述:我是武汉中建三局二公司的一名员工,6月下旬我加入了单位的防汛抢险突击队,在武汉市武金堤徐家湾段守堤。

我们一行有23个人,负责巡逻500米长的武金堤,每天3班轮守,监测水位、管涌和漩涡。

夏德勤和同事在堤坝上巡逻夏德勤驻堤时的宿舍驻堤点离大堤大约200米,是一所废弃的中学。

从7月6日起,我们就没回家。

后来,按照准军事化管理配备了防汛物资。

夏季的堤坝,蚊虫、蜈蚣是“常客”。

晚上常常被蚊子咬得满头包,有一次还遇到了蛇。

我们随身携带的碳钢或者竹竿,本来是用作漩涡警示标志的,关键时刻也能用来防身。

到目前为止,我们巡堤没有遇到特别危险的情况。

就是12日那天晚上突然狂风暴雨,防护林被水淹了,风和雨直直地打在脸上,穿着雨衣的我们巡堤的时候眼睛都睁不开,雨靴能倒出半靴水。

好在,瓢泼大雨后,堤坝的迎水面和背水面都正常,我们守堤,守的也是一份安心。

比起22年前,这一次的抗洪经历不算啥。

一套救生衣和一圈绳,就是我们的所有防护。

当时花莲湖大堤上已经有两处被水浪洗得很薄,如果不加固,很有可能出现决堤的风险。

有穿着救身衣下水打桩的,有撑着船到远处运土的…

当时水位高,路都泡在水里,运土基本靠渔船。

1米5深的水,阻力很大,雨水、汗水和泥水混在一起,只希望能运更多的土,垒更坚实的坝。

我一直觉得,关键时刻,互相拉把手,什么槛都能过去。

今年疫情,武汉也面临着巨大的困难。

这次我们23人的防汛突击队中,有8个人都参加过火神山医院的建设。

每次大家提起火神山医院10天建成,我也会特别骄傲。

夏德勤在火神山医院给建设工人测量体温夏德勤在火神山医院维保在火神山医院建设期间,我主要负责疫情防控,工人的常态化体温测量、工人生活区、办公区的日常消杀和工人们衣食住行的安排。

我们也一起战斗,好多天几乎连床都没碰过。

火神山医院建好后,我开始投入维保。

令人欣慰的是,我参与的两项工作中工人“零感染”,维保“零投诉”。

我妻子常常“埋怨”我,把家里当酒店,在家里待的时间还不如在外面多。

但我们从事了这一行,就会有各种各样的突发状况。

我的儿子今年14岁,他喜欢“英雄”,他常常觉得自己父亲有一点“不平凡”,我也想给他树立榜样,做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夏德勤和儿子比身高坦白说,这些年能够在抗洪、抗疫中都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我觉得是责任也是幸运。

1998年抗洪时,我22岁;如今,我已经44岁。

22年,我见证了武汉的成长,武汉也见证了我的成长。

如果有下一次,我想我还是会冲在最前面。

保护武汉,也是保护我们的家园。

此时此刻,我唯一的希望,就是所有人能平平安安返回平凡的工作岗位,回归平凡的日常。


以上是文章"

夏德勤和儿子比身高坦白说,这些年能够在抗洪、抗疫中都献出自己的一份

"的内容,欢迎阅读绿园房产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