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园房产网

评:上联从帝王级规格的三出阙楼阁,联想到“九天阊阖开宫殿

简介: 评:上联从帝王级规格的三出阙楼阁,联想到“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的盛唐气象;下联从恢宏仪仗中“吴带当风”的高超画技,暗思忖墓室主人懿德太子的沉浮遭际。

严金海何处阙楼,依然画栋雕梁,不减雄浑王者气;当年仪仗,幸得匠心妙手,重呈壮阔盛唐风。

评:上联极言阙楼壮丽姿态,历经千年不减王者气象;下联赞扬文物修复师高超技艺,斑驳仪仗经过能工巧匠修补重现华丽风采。

“幸得”“重呈”连贯流畅,点明了二者之间的因果联系。

立人 楼殿三出阙,看这般九天阊阖,须记取雕梁画栋,大唐气象;衣冠万当风,是何人五彩仪仗,应思来号墓为陵,懿德悲欢。

评:上联从帝王级规格的三出阙楼阁,联想到“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的盛唐气象;下联从恢宏仪仗中“吴带当风”的高超画技,暗思忖墓室主人懿德太子的沉浮遭际。

两处“须记取”“应思来”领字,将眼前景象拓展到久远,开阔了深邃的思考空间。

司马文君 纵有百人仪仗,三出阙楼,皇子亦呜呼,何羡前朝兴盛世;欣逢四海合源,八方同德,庶民咸咏叹,不如今日太平年。

评:此联最大特点是站在当今视点审视往古,上联对古代的所谓高规格大阵势礼仪不以为然,并不羡慕;下联说如今躬逢盛世,即便唐朝社会清明,但还是比不上当今的太平盛世。

司马文君拟懿德太子李重润自挽往事越千年,帝室听谗,杖责哀声尤在耳;威仪留两壁,王孙望阙,皇恩霸气怕关心。

此联以李重润自挽的口吻抒发墓室主人的凄凉感受,上联以“听”回忆一生饱受谗言折磨杖责加身的坎坷遭遇;下联以“望”观照重阙,对威严无比的浩荡皇恩仍心存余悸。

王雪源 依天而号墓为陵,出檐雄远,斗拱恢弘,看红色阙楼,彰显唐朝仪仗势;振壁以洪皇向礼,拓画如生,栖风有序,欣黄尊懿德,奋强大国复兴图。

评:上联赞壁画《阙楼仪仗图》中阙楼建筑雄远恢宏,从皇家建筑的豪华气派彰显唐朝的强盛国力;下联从壁画礼仪反映的超常规格和精美效果,体现了当时者振兴大业的坚定意志。

云影 修复师云雾拨开,尘沙淘尽,且还他一片唐家盛气;追寻前迹,相许青春,再续那千年文脉辉光。

评:上联前两分句用两句形象比喻“拨雾”“淘沙”,展现《阙楼仪仗图》文物修复师一点一滴恢复文物历史风貌的辛勤劳动;下联歌颂他们将大好青春年华投身文物修复事业的敬业精神和无私奉献。

点评嘉宾:西安市楹联学会名誉会长解其它作品吴成伟 壁图构阙楼仪仗,雄描吴殿巍宫、李唐盛世;御驾驰骐骥辂舆,分得则天帝气、懿德皇风。

中文雅竹 起三阙楼台,立巍峨气象,荣身懿德尊于极;开九天阊阖,耀璀璨江山,画壁重城润此图。

青山一叟 两队雄纠,衣冠绚烂,宝扇遮风,人从阊阖朝金阙;三軍威武,甲胄鲜明,旌旗蔽日,马绕云山过玉楼。

艾子 楼阙入云端,九天宫殿在襟抱;旌旗飏鼓乐,万国衣冠拜冕旈。

青山一叟题太子李重润谗言中的皇武母,恰芳华弱冠,严刑杖責归阴府,悲也!冤事重伸帝王家,正盛气天命,恩泽典章賜阙楼,壮哉!芫荽末 嵯峨凤阙冷无声,丹墀凋舞象,哀荣孰解西河痛;宏放李唐窥一角,画壁状鹰扬,骁卫犹携盛世风。

秋风听雨 传神妙笔丹青,威仪三出阙楼,画图又见大唐爱;动魄皇家气息,长恨千秋陵墓,懿德难留太子生。

冬夜絮语 皇家不义,祖母无情,叹太子哀荣空显赫;仪仗生威,阙楼逐梦,仰长安古殿更巍峨。

严金海 实物无言,但可考论历史,品评艺术;奇珍有幸,正宜彰显光华,传播文明。

王吉远 宏伟井然,太子大朝式;庄严肃穆,阙楼仪仗图。

苦瓜 阕阕高楼,煌煌气象,不过墓墙几幅画;堂堂史册,赫赫虚名,赐归黄土旧时人。

和西典题懿德太子李重润权重亲情冷,同室操戈悲剧酿;言谗武曌凶,嫡孙灭顶九泉归。

咸丰收题「懿德太子李重润」天伦乐本是人情,先改其名,后夺尔命,因何故疏离骨肉,一杖为谗言,皇恩竟致黄泉路;嫡长孙无如佞幸,已经构陷,复起杀伐,谁与担大好河山,九重怀太子,陵室涂来红阙楼。

咸丰收列万国衣冠,列九天阊阖,仪仗绕王孙,看我巍峨三阙在;其情关紫禁,其祸致黄泉,疏离因女帝,为谁构陷一人危。


以上是文章"

评:上联从帝王级规格的三出阙楼阁,联想到“九天阊阖开宫殿

"的内容,欢迎阅读绿园房产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