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园房产网

武汉人“吃”的读音是:“qi”(齐),“吃饭”叫“齐饭”。

简介: 武汉人“吃”的读音是:“qi”(齐),“吃饭”叫“齐饭”。

武汉方言属于西南官话武天片中的武汉小片,有武昌汉口汉阳青山话之分。

武汉方言“鼠”的读音为:“xu”,音同“许”而铁话的读音和普通话一样读“shu”。

武汉话说老鼠应该读成“老许”就对了。

武汉人“吃”的读音是:“qi”(齐),“吃饭”叫“齐饭”。

读“喝”为“huo”同(活),喝水,读“活水”。

“出”读“渠”,“去”读“客”还有许多就不一一例举了,综上所述,你知道武汉方言有多难学了吧,可我还是学会了,因为生活在武汉,热爱武汉。

武汉人方音‘’街‘’的读音是:gai,在通话中读音是“jie”。

可喜的是,近些年许多口头禅不知不觉消失了,许多汉骂也不见了踪影,也少有人称老子了,取而代之的是“先生,,大哥,大姐和偶”的时尚称谓。

武汉这座城市正在摆脱老码头的旧时形象向国际大都市靠拢,聪明的武汉人善于学习,并且愿意努力改变自己,以融入时代潮流。

越来越多的文明元素加入了武汉人的日常语言,比如喝酒时,很多人不再大叫大嚷,“快点,再上一瓶。

”(一)经典词汇:1,你黑我意即你吓我。

与此关联的还有歇后语:非洲伢的爸爸—黑(吓he 2声)老子;非洲爸爸跳绳子—黑(吓he 2声)老子一跳你黑我应该为“你吓我”。

3,撮虾子指偶尔赚点小外快,撮(或戳),相当于北京话的"捣斥"或广州话的"炒耕",如:"戳来戳去没(冒)戳出么名堂";4,擂肥以暴力为威胁行钱财之事。

"肥",是指身上有几个钱的人;"擂",更确切说应该是累,是积累的意思;这里指打的意思,以打为威胁。

"擂肥集团"意思就是说流氓集团同时向很多的身上有钱的人收刮,一次不多,对一人也不多。

"擂肥"就是指这样的一种过程,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抢劫。

(二)常用字列举:冇(mao)武汉话,好懂不好学,里头的情感细节,只能在跟武汉人交往的过程中过细体会。

“有”字中间少两横,意思就是没有,武汉人叫“冇”。

这个字用途蛮广,所有和“没有”相关的说法,都用“冇”:“冇得钱”、“冇得机会了”、“冇想到”…

冇搞清白您家,哈哈。

哰除了“冇”,武汉人说话蛮爱带“唦”,随着声调不同,传达的意思也不同款。

”这是发啫气;两个人狭路相逢,一句“搞么事唦?

“唦”随着语境变化,软和话里头有它,硬让人心里比喝汤还舒服;硬筑话里头加了它,硬像丢了个砣子给你,噎得你半天说不出话。

所以,有人说,武汉人说普通话,随你说得几像,总是容易带个“唦”字,这一带,就露馅了唦。

(三)武汉方言与武汉人生活方式息息相关武汉人脾气是火爆点,民俗研究者认为这和当地火炉气候有关。

喜欢充“老子”,汉骂的口头语多点,(汉学家认为这与九省通衢的老码头的历史有渊源),你且把老子当儿子就不会介意了,因为原本他就没想占你便宜。

还有些汉骂,比如,“个巴妈”你可别听成了“巴拿马”,也别问是什么意思,在武汉生活了几十年至今也见得闹明白了这句汉骂的含义,也许就是口头禅,他们父子间,朋友间也常带出这词来。

文革期间听过隔壁父子两吵架,儿子说:“老子不看你是老子的老子,老子不斗死你。

”真老子说:“老子还真养出个小老子来了,各巴马,邪了,小王八蛋,老子今天到要看看哪个是哪个的老子…

”骂来骂去,把自己也骂进去了。

武汉方言很有意思,学会了去武汉旅游,更加容易融入,更加可以体会武汉的荆楚精神哦,体验“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的精髓哦!


以上是文章"

武汉人“吃”的读音是:“qi”(齐),“吃饭”叫“齐饭”。

"的内容,欢迎阅读绿园房产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