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园房产网

”想想,这唐僧四更天心忙早起

简介: ”想想,这唐僧四更天心忙早起,急行军赶夜路,本想早早去西天取经,反倒送了两位从者的性命。

西天取经不是百米冲刺,而是一场漫长的马拉松。

这应是唐僧西出长安遇到的第一难,收获的最真感悟,而且更深刻地认识到:好事不在忙中取,取经也入不得急门。

在西游记的第十三回《陷虎穴金星解厄 双叉岭伯钦留僧》中,这唐僧刚刚踏上取经之路,还没有走出大唐的疆域,就在巩州城外遇到了妖魔,经历了西出长安取经路上的第一难。

其实这一难完全可以避免,谁知仅因他的“忙”,酿下大祸。

心忙半夜急行军 酿大祸话说这唐僧领了“西天取经”这神圣任务,带着唐王特选的两位长行的从者,骑着唐王赠的白马一匹,辞别唐王离开长安向西行,经过法门寺,行了数日,来到巩州城,在该城的福原寺稍事休息,因是钦差御弟法师,上西方见佛,受到该寺众僧恭敬殷勤接待,当晚在该寺安歇。

一路奔波,人困马乏,又众僧热情招待,可这唐僧想起宏伟的取经大业,睡不着了,心忙了,很早起床、饭罢、就开始西行了。

这长老心忙,太起早了。

这唐僧心“忙”,太起早了!

唐僧心慌,从者胆战。

随后,唐僧这两位的从者,可怜还没有走出大唐的疆域真正踏上西行路,即因为唐僧的心忙心急,被三妖怪“剖腹剜心,剁碎其尸”,全身上下连骨肉都被大小妖分食入肚,而且这血腥聚餐是当着唐僧面进行。

唐僧的“心忙”所致,正如那妖精之一问“这三人怎么来的”,魔王回答“自己送上门的”。

”另注意这时间点:这些妖怪把唐僧的两从者碎尸分食欢聚后,这时东方渐渐发白,即天刚微微亮。

正如唐僧自己后来对太白金星说的“他三个把我二从者吃了,天光才散。

”想想,这唐僧四更天心忙早起,急行军赶夜路,本想早早去西天取经,反倒送了两位从者的性命。

而且若非太白金星出手相救,唐僧自己的性命也难保。

现来看看这“忙”字,左边一个“心”,右边一个“亡”字,正是“心亡”,看似正途,实则偏离正道了;看似身体扑在上面,心却不在上面。

“心忙”说明正是一种丢失真心本我的状态,失去了“本性元明”的道心,这三藏法师不免心慌,胆战,悚惧,这四更天半夜山路崎岖,黑着急赶路,难免会走错路掉坑。

所以,妖精的对话很有意味:唐僧这三人,是自家找来送上门的,随从二人被三个妖精当成美餐,唐长老本人几乎吓死,这西出长安第一难很血腥很悲惨,深究其原因,根在唐僧本人。

表面上是因太白金星的解救才免以丧命,其真正理由正如太白金星说的因唐僧是“本性元明,吃不得你”,说的是这唐僧作为金蝉灵童转世,本身是具备纯净的本心本愿。

而那两位随从,就代表“凡夫之心”了,但凡这世俗之人的心思,还是脱离不了“贪嗔痴”,这份心思就如同猛虎熊罴一般的凶悍,公牛一般的倔强,有这样的心思占据了内心的世界,自然是谈不上那种圆通透明的本心本性了。

其实,唐僧西出长安取经第一险,正好契合了我国传统文化中理学思想强调的“人心不死,道心不生”。

经此难后,唐僧才真正地抛去“凡夫之心”走上求取真经之路。

即使唐僧是金蝉子转世,西天取经也得慢慢取、忌“心忙”,我辈也应铭记。


以上是文章"

”想想,这唐僧四更天心忙早起

"的内容,欢迎阅读绿园房产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