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园房产网

据相关分析人士表示,精工钢构之所以能够“独善其身”

简介: 据相关分析人士表示,精工钢构之所以能够“独善其身”,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精工钢构的业务发展、品牌技术等具有相对独立性,不依赖精功集团,与精功集团日常也无关联交易,仅有的对精功集团不足2亿元的信用担保均同时具有其他物权抵押

精工钢构9月4日晚间披露,控股股东精工控股层面发生股权变更,二股东中建信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建信”)受让上海万融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万融”)10%股权,持股比例超越原控股股东精功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精功集团”),成为精工控股的控股股东。

变更前,精工控股由精功集团、中建信、上海万融控股,分别占股45.9%、44.1%、10%,精工控股共占精工钢构36.7%股份。

变更后,中建信以54.1%的持股成为精工控股的第一大股东,从而间接控制了精工钢构。

至此,精工控股的实际控制人由精功集团董事长金良顺,变更为中建信和精工控股的董事长方朝阳。

为何脱离“精功系”精工钢构、精功科技、会稽山三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同为精功集团董事局金良顺,构成“精功系”。

对于精工钢构而言,控制人变更对其意义重大,这意味着精工控股与困境中的“精功系”完成割离,尽快安全度过股东债务危机造成的冲击。

据绍兴当地人介绍,当地习惯将精功集团称为“大精功”,精工控股称为“小精工”,是两位创始合伙人金良顺、方朝阳20多年前产业分割发展的产物,两者虽有股权上的联系,但相对又较为独立。

资料显示,精功集团成立于1968年,截止目前,该公司形成了钢结构建筑、装备制造、绍兴黄酒三大主导产业和汽车制造、通用航空服务、房地产开发三大培育发展的产业格局。

7月17日,精功集团发布关于未能清偿到期重大债务的公告,该公告中显示,截止到7月16日,公司及合并范围内子公司到期未能清偿的债务金额合计达21.07亿元。

7月19日,中国证监会浙江证监局发布了关于对精工集团有限公司金良顺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主要涉及两个方面的事宜:一是,精功集团未按照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挂牌转让等规则,在2019年4月30日之前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金良顺作为公司董事长,应承担主要责任。

8月16日,精功集团旗下的三家上市公司接连收到精功集团的告知函,公告称,由于受宏观降杠杆等多重因素影响,精功集团当前流动性较紧张,导致2018年第四期超短期融资券(债券简称:18精功SCP004,债券代码:011802237)应付本息金额为人民币3.16亿元无法在2019年8月16日按时兑付,构成实质性违约。

8月23日,公司称为提高募集资金使用效率、降低财务成本,同时缓解流动资金的需求压力,精工钢构拟使用部分闲置募集资金1亿元暂时本补充流动资金。

此外,4月18日公司发布公告称拟对精工钢构收购亚洲建筑股权而间接收购的诺派建筑100%股权,所形成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减值金额为2403万元。

而“精功系”的其它两家上市公司却未能如此幸运,以精功科技为例,2019年上半年该公司实现营收41.78亿元,同比下降17.38%,归母净利润亏损5404万元,扣非净利润亏损5522万元。

据相关分析人士表示,精工钢构之所以能够“独善其身”,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精工钢构的业务发展、品牌技术等具有相对独立性,不依赖精功集团,与精功集团日常也无关联交易,仅有的对精功集团不足2亿元的信用担保均同时具有其他物权抵押,实质风险敞口很小;而且精功集团是其间接控股股东,其债务纠纷也不会直接传导至精工钢构。

针对精工钢构实际控制人易主,绍兴当地人表示,“大精功”出现资金链风波后,如何帮扶纾困成为地方最头疼的问题。

此次“小精工”的股权变化,稳定局势的作用相当明显,这是为了防止出现更大的危机,对债权人、员工、小股东等各方而言是一个多赢的举措。

上海财经大学特聘教授、资本市场财务与金融专家宋文阁博士也表示,2018年以来,资本市场出现了上市公司董监高涉嫌犯罪多、控制权转移多、爆雷爆仓多等新特征,但精工控股二股东在危机中被动上位成大股东,或许算得上最顺利的过渡方式、非常符合中国特色的法人治理结构优化完成,对大小股东、债权人及各个利益相关方都可谓上佳的解决方案。

他认为,精工钢构作为精工控股的核心资产之一,公司基本面良好,强化业务链、链、价值链融合,进一步突出聚焦主业,提升法人治理结构质量。


以上是文章"

据相关分析人士表示,精工钢构之所以能够“独善其身”

"的内容,欢迎阅读绿园房产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