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园房产网

追忆金元明清,众多风流人物由此经过

简介: 追忆金元明清,众多风流人物由此经过,而数不清的是这里经历了多少次大小战争,过往了多少人马…

居庸关自古便是京城北方最重要的关口,明代不断修葺加固,在40里关沟内形成了完整的防御。

不论观点如何,出了居庸关,向北通往延庆、赤城,向西可去张家口、怀来、宣化、大同,向东能到永宁、四海冶,可谓四通八达,确如《长安客话》中的解释,“路从此分,故名八达岭”。

为了关口不失,在关口北边再建一城堡作为防御的前哨站,称得上固若金汤。

前哨站名为岔道城,距八达岭只有5里。

此外,在八达岭西南5公里处,又建有石峡关,其与八达岭均隶属于居庸关,在长城防御中是同一防区。

高文瑞岔道城对国人来说,八达岭长城是再熟悉不过的景点了,尤其那句“不到长城非好汉”,令八达岭举世瞩目。

在刚刚过去的五一假期,八达岭和世园会均人流如潮。

笔者年轻时去过八达岭几次,有了好汉的自豪。

当时最便捷的交通工具就是坐火车,到了青龙桥站再往回走,那时不知,如果不往回走,而是向北略微走段路,再转个弯儿就能看到岔道城。

如今,岔道城内外的二百多户人家同属岔道村,部分村民是当年驻守岔道城的军人后裔。

八达岭前建藩篱春暖花开,天气晴朗,笔者来到慕名已久的岔道城,忽觉相见恨晚。

城墙及东西城门经过整修,外面包了砖。

城砖之间勾的灰更为白亮显眼,墙下面依然用旧的基石。

城墙并没包全,只砌了一半高,上面露着当年的夯土墙,更显历史价值。

当地人说,岔道城也简称西岔。

整修后的西门外没建瓮城,留有残存的黄土墙遗迹和石墙的基础。

城外有用巨石铺成的石板路,经年累月人来马去,石面磨出很深的辙沟。

石板路经过整修,石上辙沟还在,只是辙迹不能完全对上。

明嘉靖《隆庆志》上说:“岔道旧名三汊口,又名永安甸,为口外入居庸关之要路。

”这是按进京方向,如果出京至此,正好有两条路分开,清光绪《延庆州志》讲:“自八达岭而北地稍平,五里至岔道,有二路:一至怀来卫,历榆林、土木、鸡鸣三驿至宣府为西路;一至延庆州、永宁卫、四海冶为北路。

交通上是要道,地势上也特殊。

从居庸关出京,两边是群山,中间仅一条羊肠小道,至此忽然有了一块开阔之地。

《隆庆志》上记为:“自龙虎台入居庸关南口四十里,皆羊肠鸟道,至此则豁然坦夷。

”这样的地形,被形容为居庸关的门户,“地当极冲”。

在这里建起城池,也就有了重要的军事意义。

《宣镇图说》上讲:“遇蓟昌有警,军门提兵移驻于此。

如果再借助两边的山势,来敌叩关之时,坚壁清野,设伏于两山之巅,多备石块、火器以击之,必然一举歼灭。

八达岭扼守在关沟之北口,便有了“北门锁钥”的形象比喻,因其特殊的地势又有了“燕塞雄关”的美名。

八达岭如此重要,前出防御的岔道城的重要性便不言而喻。

”所以“八达岭为居庸之襟喉,岔道又八达岭之藩篱也”,写《长安客话》的蒋一葵也评论,“守岔道所以守八达岭,守八达岭所以守关。

”环顾群山,身临其境,令人感慨,猛然对“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有了切身理解。

慈禧西逃时在岔道城过夜岔道城方位不是南北正向,而是依靠北山,顺东南方向的山势而建,也就影响了后人对东与南方位的描述,以致混淆。

明嘉靖三十年(1551)因警报频仍,朝廷采纳大臣王士翘加强边关军备的建议筑城。

利用自然地势,北山的边墙和墩台代替了城墙,南城对面的山上也有墩台。

排水槽朝向城里,不给来敌抛绳攀墙的机会。

城池不是直角,而是建成圆角,有人觉得像只船,从当年绘制的地图上看,还有点儿像只鞋子。

岔道城平时设守备一员,“守备所属把总三员,巡捕一员,军丁七百八十八名。

”至清代,来自北方的威胁减小,人员也有缩减,“设守备一员,把总一员”。

城内不仅是兵营,还设有“暖铺”,就是驿站,主要任务是“递送公文”,类似于今天的邮局。

”所有这些事务,都由“守备等官相宜处置”。

当年隆庆州仅有几所暖铺,其中“荒字暖铺在岔道屯”。

如今岔道城内的建筑交通要道之上,既有进出京的官员,又有过往商人,人流众多,商业设施也就完善起来,什么猪店羊店骆驼店酒馆饭馆茶馆,一家挨一家。

走进古城,街上有石碾、石磨,重新修复的古建筑排列在街道两旁。

八达岭尽管雄伟,却不能让皇帝在兵城中过夜。

岔道城虽小,还是安全舒适了许多。

据志书记载,有多位皇帝在此驻跸。

明朝宣德皇帝曾“猎于岔道”;康熙皇帝去汤泉路过,或远战出征,曾驻跸岔道;就连慈禧西逃,还在城里的破庙内住过一夜。

俯视城墙,能看出新砖包砌的城墙内,还有石头砌的城墙,说明岔道城经过多次修建。

这其中有“地多沙石,关墙每为山水冲坏”的自然损坏,而更多的则是在战争中的不断加固。

站在城墙上,全城街景铺在眼前。

因此自古便有“岔道秋风”,为妫川八景之一,既是自然,也是要塞雄风的写照。

追忆金元明清,众多风流人物由此经过,而数不清的是这里经历了多少次大小战争,过往了多少人马…

算清这些数字,可能要去问城内两棵高大古槐,或是城里城外铺在地面上的巨石,也许周围的群峰更能记得真切。

秦时明月汉时关,历史已如云烟一样飘浮而过,岔道城则永恒不变地守卫在八达岭前方。

石峡关两边山峰陡立,中间是羊肠小道,有巨石立于路边,上书“石峡关”,为罗哲文先生题写。

两山城墙的交汇处曾有关城相接,上有门楼,中间是水门,旁开一小门。

站在关口观望,两山如门,北边一侧还能看到长城的残墙,一直延伸到山顶。

石峡关口里建有城堡,称“石峡峪堡”,现今还存有二三十米长的一段城墙,两三米高,内里的黄土夯墙已挖去,只剩单坯砖墙。

石峡峪的四角菱形楼此门有名,称“迎旭”。

村里的老梅70多岁,小时还能看到城的门额,那时城也相对完整。

最近十来年,人们有了保护文物的意识。

据记载,任彬、杨四畏等都是这一带的守关将领。

另有一行,“分守居庸关等处地方参将睢阳沈思学建”,时间为万历四年(1576年)。

北门也有门额,大小与“迎旭”相仿,双勾横书“石峡峪堡”四字,现已碎成5块,被保存于中国长城博物馆。

墙外有小路,西行,一路上坡,这是当年的城墙根了,如今垒起碎石,取代了城墙。

行走百十米,还能感受到老城的存在。

碎石中竟然存着几块城墙的基石,石条很大,石与石之间也用白灰连接,灰也依旧结实。

从石条的走向看,城不是方的,确如老梅所言,有点斜向,西小东大。

这里就是城的西头,当年称“上仓”,为储存军需武器与粮草的地方。

庙前曾有石狮一对,现在寺庙已无,也就成为文物,移存于延庆县城灵照寺内。

奇怪的是,古时城内并不住人,士兵与村民都住在城外,就连当官的也不例外,因此城外才有察院公馆等建筑遗址。

现在的格局是在原址基础上盖起的,大致保持了原样,村民则是后迁来的。

据说原来计划建一座大城,周围的四个小山头正好为城的四角,所以称为跨山城。

结果,官员把建城的银两了,所以才把城建得那样小。

不论建大城还是小城,村子的位置得天独厚,即使是现在,也是宜居之地。

不成形的碎碑在别人眼中不成器物,老梅也收集起来,虽看不出内容,却能证明曾有这样一块碑。

站在村里,四面山峰皆在目中,长城上的几座敌楼也清晰可见。

若在古时,石峡峪居中,四面敌情一目了然,在这里指挥调度,正为适中;若在城内,城墙反而遮目挡眼,也算是守城将士的尽责。

石峡峪有一特殊形制的烽火台——四角菱形楼,这在长城建筑中很少见。

墙的长短也不对称,一面四孔,一面二孔,错位才能“菱形”起来。

这些古代的城堡,到现在也只是小小的山村,却流传着不少传说故事。


以上是文章"

追忆金元明清,众多风流人物由此经过

"的内容,欢迎阅读绿园房产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