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园房产网

此时的溥仪已经什么也不是了,历史没有再强加给他什么身份

简介: 此时的溥仪已经什么也不是了,历史没有再强加给他什么身份,他回归了一种简单得自由,但他对整个社会仍然是渺小的。

这些应该是大家所熟知的,我不想对此有什么异议。

但我所反对的是那些把传统的历史剧的形式作为评价电影讲述历史故事水平的唯一标准的观点和言论,所以我想说说一部与众不同的历史电影,它由意大利著名导演贝托鲁奇拍摄,并获得1987年的奥斯卡9项大奖(包括最佳影片奖),也许你已经知道了,它叫《末代皇帝》。

在我看来,《末代皇帝》和传统的最大区别就是,它的侧重点不在于宏伟地叙述历史,历史任务,而是思考和探讨了历史中个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从个人自由的角度去看待和叙述“末代皇帝”——溥仪的一生。

在贝托鲁奇看来,个人是历史的人质,即个人的命运是由社会所掌握左右的,个人绝大多数时间里难以掌握自身的命运,所以是不自由的,这既是人的悲剧性所在,也是社会的悲剧性所在。

影片的开篇,慈禧太后病死,还是孩子的溥仪就在不知事的情况下被推到了皇帝的位置上,他的人生开端就这样被决定了。

导演贝托鲁奇在电影叙述中用了这样一个巧妙的仰拍镜头,镜头中瘦小的溥仪和一位太监贵在故宫大殿的,象征皇权的宝座高高在上,和瘦小的溥仪形成强烈的对比,这实际上暗示了,个人在面对社会时的渺小及无力。

和许多小孩一样,溥仪也十分贪玩,贝托鲁奇用了一个溥仪在房顶玩耍的事来反映小皇帝少年时的愉快光景。

但很快他发现即使是皇帝,也不能随意走动,因为此时中国已经是民国时期了,皇帝已经不是中国的权力中心了。

进入青年后,按照皇族的规矩,溥仪必须大婚。

但他却不能决定自己的老婆,他只能措手不及地面对突如其来的大婚和只见过相片的妻子。

贝托鲁奇在此用了一个喜剧般的情节讽刺了不自由皇族的规定——当溥仪在婚房内见到了自己的妻子婉容时,虽然喜欢上了她,但因为彼此并不熟悉,溥仪在新婚之夜选择了自己一个人独睡。

当溥仪已经能习惯了做皇帝的生活后,中国的形势却再次让他别无选择, 1924年11月5日,冯玉祥派鹿钟麟带兵入紫禁城,将末代皇帝赶出故宫。

此时,在感情上受到冷落又不愿过颠沛流离生活的文秀向溥仪提出离婚。

贝托鲁奇巧妙地演绎了这一史实:文秀向溥仪提出离婚后,飞快地跑出房子冲入大雨中,溥仪拿着伞赶了上来给她遮雨,但文秀将伞扔掉,满脸的喜悦,癫狂地跑开了。

在这一情节反映的同时配以激昂的小提琴合奏(这一段小提琴合奏堪称经典,但我没能在网上找到地址,不过韩国综艺节目《情书》第一季几乎所有期的“接花男人”环节都用这一旋律,想听者可以自己去听),以反映文秀走向独立的决心及摆脱皇室规矩获得自由的喜悦。

在被日本人护送到天津后,溥仪希望借用日本人的力量帮助他掌控中国,但他的算盘和日本人不同,在日本人的强制下,他前往东北,当了伪满洲国的皇帝。

这是史实,按电影中的叙述是倒叙和插叙相结合的,即影片开头先讲溥仪在战犯管理所里接受改造,然后不断插入往事,一直到新中国成立后,转入顺序。

此时的溥仪已经什么也不是了,历史没有再强加给他什么身份,他回归了一种简单得自由,但他对整个社会仍然是渺小的。

贝托鲁奇再次用了一个巧妙的对比以反映:文化大革命开始,溥仪在街上走,看到抚顺战犯管理所的所长(曾管教过溥仪)被红卫兵抓着游街,溥仪上前和说长谈话并向红卫兵们求情:“他是好人…

对这段影像,从另一个侧面讲,可以说是一种暗示,即使是掌握权势的人也并不是自由的,在位时他被各种规矩所困,而且权力越大越不自由,同时随时都有被历史在地的可能。

影片的最后,是个超现实的结尾。

溥仪再次来到故宫太和殿,坐在龙椅上,一个小孩子问溥仪:“你是谁?

溥仪从龙椅下拿出一个竹筒子,从里面放出一只活泼的蟋蟀,那是影片开头,被少年溥仪放进竹筒子的。

这是不可能的,但导演以此象征重获自由的溥仪。

,因为自由,溥仪像活泼的蟋蟀一样获得了新生。


以上是文章"

此时的溥仪已经什么也不是了,历史没有再强加给他什么身份

"的内容,欢迎阅读绿园房产网的其它文章